首 页 国内要闻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行业动态 新闻专题
边境旅贸 文体新闻 全市各地 生态黑河 时空黑河 市长热线 评 论
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 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保持使用公勺公筷、不聚集等良好的卫生习惯,不吃生冷食物。 人人接种新冠疫苗,共筑全民免疫屏障。 疫苗接种你我他,守护家园靠大家。 学史明理 、学史增信、 学史崇德、 学史力行 。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时空黑河
血洒北大岭,悲壮杨凤翔
//heihe.dbw.cn  2021-10-28 10:04:11

  杨凤翔,又名锡凤,字集延。1840年10月30日生于吉林府克勤社前五家子屯。爱国将领、民族英雄。汉军镶红旗人。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杨凤翔调补黑龙江(瑷珲)副都统、帮办、镇边军大臣。整顿边务,鼓励开垦,兴办官学,开发建设和保卫边疆。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春,义和团反帝运动席卷北方各省,西方列强纷纷以镇压义和团运动为名出兵我国。沙皇俄国为实现其“黄俄罗斯计划”,在参加八国联军进攻京津的同时,又单独出兵我国东北。

  1900年7月6日,沙皇尼古拉二世自任侵华军总司令,兵分六路出击我东北,其中四路进攻黑龙江地区,瑷珲则是其北路入侵的首要目标。是时,瑷珲副都统凤翔仅拥有镇边军、水师营、抬枪队等防军共约六七千人,除有少量的机枪和火炮外,绝大多数清军使用的都是抬枪、火枪、大刀、长矛,另有几门康熙年间制造的“无敌将军”炮,武器很是落后。当地义和团抗俄热情十分高涨,凤翔采取积极支持的态度,将旧存枪炮刀矛等修理后交义和团使用,但义和团人数毕竟有限。

  7月8日,沙俄阿穆尔省总督向黑龙江将军寿山提出借道瑷珲、卜奎(齐齐哈尔),兵往哈尔滨保护“中东铁路”的无理要求。寿山不允,并电令凤翔:如俄兵过境,宜迎头痛击。勿令下驶!凤翔接令,率清军将士和义和团沿黑龙江挑挖战壕,并在各要隘设置了炮台,准备迎敌。

  7月14日清晨,满载军士的俄船“米哈依尔号”无视我方警告沿黑龙江下驶,三道沟凤翔麾下守军进行阻拦,俄军“色楞格号”炮舰前来干涉,两军交火,俄军受创而归。由此黑河守军与海兰泡俄军相互炮击数日,其间凤翔曾派三百骑渡江击敌,“始受小挫,继获大胜”。俄军亦几次偷渡,但均未得逞,俄海兰泡当局偷渡不成、借道不成,便煽动民族沙文主义情绪,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海兰泡大屠杀和江东六十四屯惨案,据记载,共造成7000余名中国居民死亡。

  凤翔见江东人民惨遭屠戮,派人率兵一营,另遣抬枪队50人过江作战,并召集所属水师和商船昼夜接渡,使江左5000余人得以过江存生。

  8月2日俄军6000人在五道豁洛冒充我漠河护矿兵偷渡得手,我军民虽作抵抗,但力单难支,只得步步后撤。

  8月4日一早,俄军兵分三路,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大举攻城。凤翔率清军拼死抗敌,激烈的战斗从早上一直持续到午后,守城官兵寸土必争,誓死不退。每条街道、每座房屋都变成了战场,俄军的尸体铺满了大街小巷。他们每攻占一所房子,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当最后俄军攻击到副都统衙门和清军弹药库的时候,寡不敌众的清军毅然引爆了弹药库,同敌人同归于尽。瑷珲城的激烈战斗,给参战俄军造成了极大的震撼。瑷珲失陷,变成了一片焦土。

  8月5日,凤翔指挥残部掩护着城内百姓撤退到了瑷珲城西南四十余公里的北二龙山口。与卜奎派来的两营义胜军、张拳师率领的义和团,以及500名鄂伦春马队射手会师。他在那里组织防线,准备继续抵抗俄军进攻。

  8月7日,俄军以哥萨克骑兵组成的快速支队到达北二龙山口。凤翔立刻指挥清军猛烈开火,又指挥官兵冲上去肉搏。一番鏖战,号称凶悍的哥萨克骑兵死伤40余人,狼狈败逃而去。8月9日,俄军援兵到后,凤翔迫于形势,兵移北大岭。

  北大岭为瑷珲通往卜奎的咽喉之地,北大岭以西是松嫩平原,也是俄军进犯卜奎的最后屏障。凤翔仅用3天时间就在八里桥到大岭之间布置了8里纵深的袋形阵地(八里桥是现在大岭林场所在地,因离大岭山有八里而得名)。凤翔在大岭备战之时,寿山将军严令其“务须死守大岭,倘大岭稍有疏虞,则大局愈将不堪设想。”

  8月13日,沙俄侵略军骑兵在前,步兵在后,扑向大岭我清军阵地。当俄军步入清军的埋伏圈后,“轰轰轰”,惊天动地的炮声炸响了,紧接着枪声大作,山上响起了一片冲杀声,走在前面的俄军一个个倒下,后面的俄军掉过头,妄图夺路而逃。然而“鄂伦春五百马队”早已守住了退路,仓皇的俄军被吓得四处乱窜……

  后续的俄军部队陆续赶到后,将炮火集中起来,向山头上猛轰。一时间,北大岭阵地上硝烟弥漫、飞沙走石。

  北路军翼长凤翔亲自上阵督战,面临强敌,丝毫无惧,极大地鼓舞了爱国军民英勇抗俄的斗志。战斗越打越激烈,越打越残酷,到处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和血腥味。凤翔翼长多次被火炮的气浪掀翻坠马,曾三次更换坐骑,他在阵地上奔来奔去,组织打垮了俄军的一次次进攻。

  激战中,凤翔见西南面童必胜统领的部队怯阵欲退,致使左翼阵地告急,乘马飞驰而至,持马刀将后退士兵拦住,并奔砍指挥无力、怯阵败退的统领童必胜两刀背,及时警醒童必胜,率众转头挥刀抗俄,使左翼阵地得以保存。

  在凤翔的指挥下,爱国将士们与凶狠的俄军顽强作战,终使俄军败退三十余里。

  凤翔将军在北大岭战场“自辰时至酉时亲放枪四百余响”“右臂左足两受弹伤,坠马者三,辄复跃上,鏖战不少休”。终因伤势太重,被部下扶送到塔溪站(四站)抢救。当晚“呕血数升”而壮烈殉国,终年61岁。

  8月16日,俄军援兵大至,清军和义和团势单力孤,终因寡不敌众,除不足两营的马步兵冲出重围外,其余将士全部壮烈殉国。

  大岭失陷后,清军失去最后一道屏障,无险可守,俄军长驱直入。

  凤翔战死后,军民们含泪把他的遗体简单装殓后,驮在一匹骡子上,冒着生命危险躲过俄军道道关卡,昼夜兼程辗转千里,将老将军的遗体送回了吉林府克勤社前五家子屯。灵柩停在杨氏祠堂里,乡亲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痛悼不已。

  沙俄侵略者对凤翔恨之入骨,凤翔虽死犹不被放过。吉林的沙俄占领军听说凤翔的遗体运回吉林后,曾派兵四处搜寻。但当地群众妥善地把凤翔的遗体隐藏了起来,沙俄便逼迫清廷“追究罪责”“处置”凤翔。清廷万般无奈,只好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2月以“镇压拳匪不力”的罪名将已死的凤翔革去副都统之职,“发往极边充当苦力”。同年8月,竟又再次谕令:将凤翔“发往极边,永不释回”。对于战死的英雄以如此态度,实在是令人心寒。

  直到1904年4月,清政府方追授凤翔为光禄大夫、一品建威将军,在吉林府克勤社前五家子屯为其造墓树碑。同时,清帝为凤翔的后人抬旗,抬入尊贵的镶黄旗。

 
作者:李孝军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梁陶陶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
· 瑷珲魁星阁
· 解放战争初期的黑河剿匪斗争(二)
· 黑河屯建立考略
· 踏着烈士的足迹前行 (三)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
Copyright©2002-2006 HEIH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黑河市委宣传部 黑河日报社 主办
黑河新闻网联系方式:0456-8223257 QQ:2730088696 E-mail: tym4673@126.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本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56-8223216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