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内要闻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行业动态 新闻专题
边境旅贸 文体新闻 全市各地 生态黑河 时空黑河 市长热线 评 论
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 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个人防护四要素: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少聚集。 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保持使用公勺公筷、不聚集等良好的卫生习惯,不吃生冷食物。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美文共赏
全儿的幸福生活
//heihe.dbw.cn  2021-02-19 10:11:14

  全儿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小女儿,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他46岁又得了个老闺女能不高兴吗?全儿对着大女儿说:“闺女,咱们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第一感谢党的政策好;第二要感谢一个人——你姑姑燕子。”

  这得从头说起,全儿娘18岁那年嫁给了全儿爹刘老铁。那年全儿的姥爷去世了,姥姥带着她娘过日子,全儿爹是个魁梧的关东汉子,从黑龙江来到山东表姐家,说是来山东娶媳妇的。他说黑龙江生活好,天天吃白面大馒头、猪肉炖粉条。全儿的姥姥一听,黑龙江的日子这么好过,就把闺女嫁给了他。全儿娘心想:在老家玉米面饼还吃不上呢,去黑龙江能吃饱就行了。就这样全儿娘跟全儿爹来到了黑龙江的一个山区的公社。

  全儿爹家是三间大草房,那时在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富户了。没有公婆,姐姐家两个半大小子住在这给照看着家。全儿娘一进门就当家,上没有公婆管,下没有小叔子、小姑子,这日子过得很舒心。虽然不是天天吃白面大馒头和猪肉炖粉条,但是一周吃上两次馒头不成问题,也能见到荤腥。全儿娘很知足。姐姐家的两个大小子也懂事,帮他舅一起干活。可是都开春了,这俩大小子还没有回家的迹象。全儿娘问全儿爹好几次,怎么不见姐姐、姐夫来家串门?怎么两个孩子也不想爹娘?全儿爹每次都搪塞说,姐姐家孩子多,过几天就接回去了。

  转眼阳历三月份了。“姐家这俩孩子该上学了,得送他们回去念书呀,你看这俩孩子这么懂事,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全儿娘说。“他娘,你真的舍不得?那好,那就不用回去,你肚子里有了孩子,等孩子生下来他俩也是个帮手。”全儿爹乐得合不拢嘴。“你这话说的,人家的孩子你老霸着?哪有这一说?”全儿娘急了。“这……我就跟你说实话吧,这俩孩子本来就是我的,我以前的老婆前年病死了,扔下这俩孩子,老大9岁,老二7岁,怕你知道不跟我过,才说是姐家的孩子。”全儿爹说。全儿娘听了这话,半晌没说一句话,她没哭没闹,看着两个没娘的孩子也可怜,眼下自己肚子里的娃也三个月了,她能说什么呢?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进门就给俩孩子做了后娘,她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当年九月全儿出生了,他成了这家的三小儿,两个哥哥都很疼他,一家人日子过得也不错。又过了几年全儿爹学了炸油的手艺,队里买了榨油机,这在十里八村也是个新玩意,全儿爹成了榨油师傅,两个哥哥早就不念书了,跟爹学榨油。全儿7岁时,大队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榨油机分给了全儿家,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爹给两个哥哥也盖上了砖房,两个哥哥就等着娶媳妇了。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全儿12岁那年,爹跟大哥去外地收豆子途中,马惊了,爹为了救大哥被马踩了一脚,肋骨被踩断扎进了肺里,就这样爹没了,把这一大家子扔给了娘和三个孩子。又过了两年,两个哥哥娶上了媳妇,两个媳妇哪里肯听这么个年轻婆婆的话,闹着分家,地被两个哥哥分去,家里的三间草房没人收拾也要倒了。全儿和娘没有生活来源,在邻居的介绍下娘又带着全儿嫁给了同村的张老二。张老二老婆死得早,就留下一个闺女燕子跟他相依为命,爷俩也是苦命人。燕子比全儿小两岁,女孩很乖巧懂事,继父对他也不错。

  转眼全儿初中毕业了,考上了重点高中,可是娘跟他说:“全儿,咱不上学了,你叔岁数也大了,身体不好,你上学家里活谁干?也没钱供你呀!”看着娘的眼泪,全儿心软了。他知道,其实是继父怕把他供上学,走了,没人给他和娘养老。全儿不甘心,乡里来征兵全儿报了名,继父闹着不让他去,可是乡里干部说当兵是公民应尽的义务,继父没话说了。

  他当了兵后,妹妹燕子经常给他写信,跟他说:“哥你别担心家里,放心在部队好好干,过两年我毕业就不上学了,家里的活我能干。”全儿劝妹妹一定要上学,可是妹妹初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上学,继父死活不让燕子上学了,说儿子没留住,再留不住闺女,以后谁养老。

  全儿在天津的部队表现良好,训练刻苦努力,文化课也没扔下,他想考军校,他想有所作为,不想庸庸碌碌过一生。这期间他认识一个当地女孩芳芳,俩人情投意合,这时妹妹燕子也在邻村处了一个对象,小伙子很能干,跟燕子很合得来。这本来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可是男方家听说了燕子家的情况就不干了,说他家就一个女儿,儿子不是亲生的,又当兵走了,以后这两个老人都得落到闺女家养活。一听男方家不同意,继父一下病倒了,燕子哭成个泪人。继父对娘发了脾气:“我当初在你们娘俩走投无路时,收留了你俩,如今你看看,我闺女的幸福都搭进去了,我这是养了你们两个白眼儿狼啊!”继父家里的亲戚朋友也来了,都骂全儿娘,说他们娘俩忘恩负义,娘没办法去了部队,说了家里情况,全儿看不得娘伤心,看不得娘为他受苦,也不能让妹妹失去幸福,毅然申请了转业。芳芳舍不得他走,说只要全儿真心爱她,她愿意跟他去任何地方。可是到家后,没想到继父又想出一个馊主意,他让全儿娶燕子,他说燕子都是因为全儿当兵,才耽误上学的,燕子嫁给了全儿,既省了彩礼,也省了嫁妆。可是全儿和燕子都有自己的心上人,他们从小兄妹相称,有的是兄妹情,不是爱情。继父才不管这些呢,亲戚们说这样挺好,亲上加亲,都是自己家人,也不隔心。全儿死活不同意,娘后来都给他跪下了,说:“儿呀,咱们不能被亲戚街坊指脊梁骨,说咱娘俩忘恩负义呀!”燕子也劝他说:“哥,咱们先把婚结了骗过我爸,剩下的事以后再说。”全儿只好同意了。他不敢给心爱的芳芳写信,他不能伤她的心,她还在远方等他呢,他也不知道怎么跟芳芳说。继父看这俩孩子同意了,趁热打铁,三天后就给他们办喜事。婚礼上全儿喝得烂醉,怎么回到洞房的他都不知道。半夜醒来,泪水从这个硬汉的眼眶里涌了出来,他翻身下炕。“全儿,你要喝水吗?”一个熟悉的女声。全儿竖起耳朵,怎么回事?我听错了吗?是不是酒喝多了?怎么是芳芳的声音呢?全儿连滚带爬下了炕,打开了电灯。“芳芳?真的是你?”全儿惊得酒一下醒了。原来,燕子在结婚前一天趁着去乡里买东西偷偷给芳芳打了电话,跟她说:“如果你真心爱我哥,就来跟他结婚。”没想到爱情的力量如此伟大,芳芳真的在结婚当天赶来了,所以入洞房的是芳芳,不是燕子。第二天,继父看到跟全儿走出屋的是一个陌生姑娘,都傻眼了。生米煮成了熟饭,他再闹也无济于事。芳芳的父母很开明,三天回门,他们一起补了结婚证。第二年燕子也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心上人。全儿虽然转业没有工作,但是在回来后的两年里,在村里开了个小炸油厂,他头脑灵活,生意一天比一天好,炸油厂开到了县城里。

  去年,他给村里盖了一栋200多平方米的老年公寓,上下两层,解决了村里孤寡老人的养老问题,也解决了那些空巢老人无人照顾的问题,使外出务工人员没有后顾之忧。

  继父和娘也住进了老年公寓。村里人碰到继父都会调侃他说:“老张头,你儿子不要你了吧?”继父每次都不服气地说:“他敢不要老子?老子是闲城里吵,再说老哥几个都在这里,我在城里没人唠嗑,太闷!这养老院是我儿子盖的,我不住白不住!”虽然继父嘴里这么说,但脸上都是笑。

  全儿部队的战友到黑龙江旅游,来家里看他,大家都说全儿在部队就是一把好手,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这几年国家放开二胎,大儿子考上大学了,老婆又给他添了一个闺女,真是儿女双全了,全儿的生活幸福满满!

 
作者:黄 荔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吴岩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
· 忙 年
· 年 画 记 忆
· 一碗饺子
· 遥远的故乡(组诗)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
Copyright©2002-2006 HEIH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黑河市委宣传部 黑河日报社 主办
黑河新闻网联系方式:0456-8223257 QQ:2730088696 E-mail: tym4673@126.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本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56-8223216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