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5月30日至6月30日进驻黑龙江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举报电话:0451-84010912,受理时间:8:00~20:00。邮政信箱:哈尔滨市第450号邮政专用信箱。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时空黑河
往事漫忆:那年我和父亲去铲地
//heihe.dbw.cn  2018-06-01 10:51:40
黑河日报手机报 权威的视角 丰富的内容
周一至周五 每天以彩信形式发送
订阅方式:移动用户编辑短信HHRB发送到10658333,根据提示回复Y即可。

  记得我十四五岁在农村高小读书时,假期和父亲步行去离家十多里路的南山梁集屯附近铲半垧多地的苞米。那是我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干那样重的活儿。虽已过去整整七十年,如今我已进入耄耋之年,但仍难以忘怀。

  那天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早早地起床了,为我们父子俩准备饭菜、米汤等中午饭和凉开水。父亲把两把锄头磨了又磨,给两个小铁刮板拴上绳子,铲地时挂在脖子上,以便铲地时随时能刮锄板用。

  盛夏的清晨,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两旁一片青绿,微风习习,鸟语花香,不时还听到远处“莫黄莫割”——“莫黄莫割”的布谷鸟高亢的歌声。比起家里空气格外凉爽宜人,十来里路,对成年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可对我这个十多岁的孩童确实很吃力。路上遇到个马车,我高兴得不得了,在车后边蹭坐一会儿,把父亲拿的东西也放在车上,觉得轻松了不少。可有时遇不上车,或遇上车不是往我们地的方向走,就得很客气的道声“谢谢!”快点下车,别影响人家赶路。

  我家虽住在农村,但不是纯农业户,父亲平时还要给人家割玻璃、上窗户,挑担走乡串户卖些小杂货等商品,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由于家中子女多、劳力少,生活是比较拮据的。这块苞米地是别人家嫌远、地没劲,又在山根底下,秋天霜来得早,不愿意种。我家种了还要向人家借用农具,雇人翻地、打垄。春季下种前,由于人工拉耙耙得轻,大土坷垃又多又硬,铲起来很费劲儿,不使劲根本铲不下去。有时草没锄掉,反把小苗锄死,懊悔不已。一条垄百十来米,铲起来好像二百米也多,铲也铲不到头。有时父亲铲得快,回来接接我,到地头父亲抽支自己在家搓好的旱烟,在阴凉处歇歇、喝口水。

  七月的北国,赤日炎炎,酷暑难耐。我们挥汗如雨,加之蚊虫小咬又和我们作对,什么鼻子、耳朵眼都毫不留情的往里钻,还有“大瞎虻”,一咬就是一个大包,又痒又痛,真没有好办法抵挡。

  好不容易盼到了中午,在一棵大杨树底下歇息吃饭,带来的米汤和水早已喝完。我又去附近一个泉眼装回一小铁桶水。泉水清凉澄澈,感觉比现在市场上卖的矿泉水还好。我咕嘟咕嘟接连喝了好几大口,好爽!为驱赶蚊子小咬,找了些干草点上火,上边再压一些蒿草沤烟,蚊子小咬就熏的不能靠近咬人了,但这时,我们又被火烤的受不了,真没有好办法能一举两得。

  第二天我们想了一个法子,回家后向邻居家要了些用艾蒿编成的绳子,盘成圆圈用火点着了,铲地时顶在头上,这样蚊子小咬就不敢靠近咬人了。第二天到地时,好像昨晚下了点小雨,地里的大土坷垃松软了许多,再铲起来就不那么费劲了。

 
作者:果青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吴岩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