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5月30日至6月30日进驻黑龙江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举报电话:0451-84010912,受理时间:8:00~20:00。邮政信箱:哈尔滨市第450号邮政专用信箱。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时空黑河
那年那事:关于“木耳蘑菇”的文化交流
//heihe.dbw.cn  2018-06-01 10:51:39
黑河日报手机报 权威的视角 丰富的内容
周一至周五 每天以彩信形式发送
订阅方式:移动用户编辑短信HHRB发送到10658333,根据提示回复Y即可。

  1957年7月,黑龙江发生特大洪水,当时苏联阿穆尔州森工系统在黑龙江上游各林场已经编好的木材大部分被洪水冲散,漂流在黑龙江江面上。

  一天上午,苏联阿州经委森工局局长、副局长乘汽艇来到黑河,请黑河地区沿江各县群众协助为其打捞流失的木材。为此,领导派我陪同他们去逊克和呼玛观察江面流失木材情况,并由我代表专署向县领导说明情况,安排部署此项工作。

  第二天上午,我和翻译与苏方森工局长、副局长二人同乘苏方的汽艇赴逊克县城。逊克县县委副书记、县长高学礼接待了我们,下午研究了打捞木材的具体办法。傍晚,在县政府食堂备餐招待阿州客人。菜肴中有一道肉炒木耳,刚刚摆到桌上,苏方西蒙诺夫副局长紧紧盯上这盘菜,表示惊奇,接着问道: “这叫什么?”大家齐说: “木耳。”高学礼补充说:“这叫黑木耳,它的颜色是黑色的,形似人耳,所以被称为黑木耳。木耳主要生长在林区柞木或黑桦木的干木上,多在死亡的倒木上生长。”西蒙诺夫一听木耳在林子里生长,他掏出笔记本认真地记下来。大家同时提出,让西蒙诺夫先尝一尝。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脸上露出笑容,接着又吃了一口后说:“真好吃。这是怎么做的?”高县长让厨师亲自介绍了木耳的做法。西蒙诺夫边吃边听,一会儿功夫,一盘木耳全被他吃光了。高县长告诉厨师再做一盘。我们在离开逊克时,县里送他两斤木耳。

  第三天,我们从黑河乘汽艇赴呼玛,这次只有西蒙诺夫副局长一人参加。中午,在距呼玛南40里的湖通镇对面苏境内的江岸下了船。在江岸附近的一个山脚下有一处小木板房。西蒙诺夫把带来的香肠、鱼肉罐头和白酒、啤酒等都搬出来,还将我这次送给西蒙诺夫的一包木耳也带上,直奔小木板房走去。进屋才知道,这是一处林业管理保护站,只有一对夫妇在此居住,负责森林的管护。西蒙诺夫和他们很熟,一进门他向女主人妮娜打招呼:“今天我领来两位中国客人,请你做几个拿手菜,好好招待招待我们。”西蒙诺夫又转脸对我说: “怎么样,木耳这盘菜你来做,我们可以学一学。”我听后表示接受安排,立即脱掉外衣卷起衣袖,抓了一把木耳用凉水泡上了。妮娜问: “这是什么?”西蒙诺夫很认真地掏出笔记本看了一下,又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妮娜听说在林子里生长的,她好奇地说: “可能我们这里也有这种东西。”接着她就领着西蒙诺夫、我和翻译走出家门直奔树林。这是一片密麻麻的柞树、桦树林,我们很快发现了许多木耳和蘑菇。因为近期无雨,木耳显得干瘪,我很小心地摘下几朵木耳拿在手中说: “现在看来很小,待下雨后会立即大起来。”同时,我们在林地上发现了大量的蘑菇。我在柞木树上还看到了一对“猴头蘑”。

  我们回到小木板房,妮娜做了很多俄式菜肴,我做的肉炒木耳代表着中餐上品。妮娜夫妇表示,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中国菜,非常可口。妮娜同时提出木耳的营养价值和采摘、贮存等问题,我将所知的木耳常识为他们一一做了说明。

  西蒙诺夫听后说: “太好了,你介绍的木耳,我全记在本子上了,我要在全州内宣传木耳,特别是在林业系统内,要大力号召广大林业职工大采、大吃木耳,增强体质,增加收入。”妮娜说,听了木耳的一课很受教育。我们过去对木耳一无所知,但是苏联人很钟情林中生长的蘑菇。蘑菇是我们“长在树里的肉”。采蘑菇多数人是为了休闲娱乐,也有的靠采蘑菇为生。我们这里的蘑菇种类很多,名称各异,比如,腿粗肉白的称“大白腿”蘑菇;一种通体橘色带淡淡果香味的蘑菇称“小狐狸”;有的叫“白桦树下的蘑菇” “松树下的小蘑菇”;还有一种常依附树墩群生的蘑菇俄语名字叫“树墩”。妮娜接着说,苏联人烹饪蘑菇的方法很多,有生煎、做馅、煮汤、盐渍、醋渍。俄餐里有一种奶油蘑菇汤,还有一种用白蘑菇、土豆、肉和炒好的洋葱同煮的汤,这两道汤菜味道清新可口,若再配上黑面包、酸黄瓜,真是十足的欧洲味道。

  妮娜说: “蘑菇和木耳一样,营养价值很高,它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糖类和氨基酸等。”说到这里,妮娜低头思索了一下,接着说: “蘑菇作为森林的意象代表,大量地存在苏联文学和艺术作品之中,苏联有许多电影里描述采集蘑菇的情景:阴云密布,旷野寂静,人们提着装满蘑菇的篮子,自在安详地走出林间。欧洲民间还流传着关于“地精”的故事。这是一位苏联作家在一部童话里描绘城市居民如何在家里培育“地精”,几经反复操作之后, “地精”并未生出来,却长出了蘑菇。我听后说,这真是苏联人善于独处的性格,会产生文化艺术上的无限灵感。西蒙诺夫对我说: “刚才你在林中采的大蘑菇叫什么?”妮娜也提出中国对一些蘑菇的称呼。

  我答道:妮娜同志讲的蘑菇种类,我们黑河地区都有,比如“树墩蘑”,中文叫“榛蘑”,还有榆黄蘑、树鸡蘑、花脸蘑、松蘑等,只是名称不同。刚才我采的大蘑菇叫“猴头蘑”,它的外形很诱人,根部圆尖如嘴,全身长满针茸,像猴子脸上的腮毛,因此取名“猴头”。它很有名气,过去是献给皇帝的贡品。它生长在柞树林的树干上,一般是成对生长的,如果在一棵树上发现猴头蘑时,在它附近的另一棵树的树干上,也会发现另一个猴头蘑,两个猴头相互守望,彼此不分。西蒙诺夫说: “它们两个是情人。”大家都笑了。

 
作者:滕忠民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吴岩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