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内要闻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行业动态 新闻专题
边境旅贸 文体新闻 全市各地 生态黑河 时空黑河 市长热线 评 论
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 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保持使用公勺公筷、不聚集等良好的卫生习惯,不吃生冷食物。 人人接种新冠疫苗,共筑全民免疫屏障。 疫苗接种你我他,守护家园靠大家。 学史明理 、学史增信、 学史崇德、 学史力行 。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美文共赏
心安之处是故乡
//heihe.dbw.cn  2021-10-08 20:14:22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故乡,若是给“故乡”一个定义,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故乡是鲁迅笔下“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的悲凉,是对“戴银项圈,手持钢叉”的少年闰土的悲悯;是余光中先生的“一枚小小的邮票”,承载着他浓浓的乡愁;是《朗读者》中所说“我们年少时想逃离的地方,是我们年老时想回,可能已经回不去的地方。”

  人们对故乡的情感,有时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思念;有时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偏爱;有时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忐忑;有时是“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的慨叹。

  故乡之于我,则是一份心安,是多年漂泊在外仍然魂牵梦萦的地方,是候鸟归巢般的温暖和期盼。一个从未离开过故土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其中滋味。无论我离开它多少年,它在我内心一直是柔软得永远不可触碰的精神领地。在我孤独、彷徨、烦闷的时候,就会想起它,想被它拥入母亲般的怀抱。

  我与姐妹们读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住宿了。每到节假日,我们像候鸟一样纷纷飞回来。春天播种,夏天锄地,秋天收获,冬天拾柴。假期结束,再四散飞走。多年以后,我们都成家立业后依旧如此。

  每次回乡,我总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到了村口,脚步便快了起来。见到家中升起的袅袅炊烟,心才落了地,到门口便喊:“妈,妈!”

  我的母亲,从屋里跑出来,笑得跟一朵花似的。接过行李,开始连连发问:坐了多久的车,累不累,中午吃的啥?我围着她说这个说那个,漫无边际的。她圆圆的脸上一直挂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手上却一刻不停地忙着。我像只蜜蜂一样,在她周围嗡嗡地转着——她去园子里摘豆角,我也去摘豆角;她去抱柴,我也去抱柴;她去点炉灶,我也去点炉灶……一边走一边一刻不停地说——兴奋让我停不下来。

  不管姐姐还是妹妹,回家都是要干农活的,我最喜欢的劳动是扒苞米。玉米垄很长,两个人各自从垄的一端开始,扒着扒着就凑近了,近了就话起了家常——谁家的媳妇生了个姑娘;谁家的媳妇不孝顺公婆,公婆忍气吞声;谁家的姑娘许配给谁家的小子,他家有多少地,给了多少彩礼等等。母亲说得绘声绘色,虽说这些与我毫不相干,我却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候也说爸爸的坏话,有时候,我们什么都不说,任思绪漫无边际地游走,各自想着心事。好像什么都想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清晨的空气清清凉凉的,有时候会起雾,为对面的山峰笼罩上一层白纱,朦朦胧胧的。乡村很静,只能听见鸡、鸭、牛这些牲畜生动而鲜活的叫声和门前小河的低声吟唱。夜晚天空很高很阔,繁星很亮,静静地听着房前屋后蛐蛐清脆的叫声,便能很快入眠。

  时光在牛车行走的悠悠然的咿咿呀呀声里,在老牛慢吞吞的反刍里,在田野禾苗拔节生长里,在干净的天空中流动的白云里,在微风拂过的树叶上,在旷野中二爷爷随意哼唱的歌声里……很慢很慢。没有拥挤的人潮,没有车水马龙,没有对生活的焦灼感,在故乡,我所感受到的只是粗犷而质朴的生活本身。

  晚上睡觉时,姐妹们在大炕上一字排开,四个脑袋挤在一起,这个说,你往那边点;那个说,哎呀,你压着我头发啦!

  热炕睡下来很解乏,即便头一天累得胳膊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瘫倒在炕上爬不起来,夜里也是一个梦也不做,第二天又是一条好汉。

  冬闲时,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天冷得好像把鸡叫声也冻住了——公鸡也懒怠打鸣儿了。

  迷迷糊糊地醒来,缩在温暖的被窝不肯起床。母亲坐在炕沿上缝补棉袄,父亲蹲在地上端着碗,吸溜吸溜地喝水。

  两人低声聊着什么。

  母亲说:“明年西沟那块地多上点化肥,看那苞米长得跟豆芽似的。”

  父亲轻哼一声说:“那块地上咋也长不出金疙瘩!”

  过了一会儿,父亲忽然转了话题:“你瞅瞅你那脸,都没人样了!”

  “咋地了?”

  “做饭就做饭,你往脸上划拉什么?”

  母亲便知道脸上蹭上锅底灰了,用手胡乱地擦起来。

  “左边……往上……往下……哎呀,笨死了!”

  父亲终于不耐烦起来,“啪”丢过去一块手巾:“你看你那样!”

  母亲用手巾随意抹了脸,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我上辈子是欠你们家的,一天天的没有闲时候。当初就不该结婚!”

  “说那个有什么用——当年相亲的时候你还瞒一岁。”

  母亲低声嘿嘿笑起来:“我不是岁数大了嘛。”

  ……

  我蜷缩在被窝里听着厨房里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偷偷地笑起来,只觉得生命中没有一刻比此刻更安心。

  如今,故乡里的老房子已经转卖给村里人,地也一并租出去了,父母亲离开了生活几十年的故居,搬到了拥挤的城市。

  从此,故乡,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那个承载着我无数悲欢过往的小小的家,再也回不去了。

 
作者:何丽晶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崔多全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
Copyright©2002-2006 HEIH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黑河市委宣传部 黑河日报社 主办
黑河新闻网联系方式:0456-8223257 QQ:2730088696 E-mail: tym4673@126.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本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56-8223216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