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广大城乡居民:新春佳节期间,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黑龙江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提醒您:一旦出现乏力、发热、干咳等呼吸道症状,请马上到就近的定点医院就医;特别是有武汉居住史、近期到过武汉的,或与疑似和确诊病人有过接触的,请务必及时与驻地医疗机构联系,如有疑惑,请拨打12320专线咨询。请您尽量减少外出,注重个人防护,避免参加聚集性活动,出门请戴口罩;配合医疗机构采取的调查、隔离和消毒等处置措施。祝广大市民朋友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生命重于泰山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责任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美文共赏
老家蛋
//heihe.dbw.cn  2020-03-21 09:45:18

  我很小时,妈哄妹妹睡觉,总是边摇晃着孩子边哼一句歌谣:老家蛋,喳喳,它爹偷吃赖它妈。小妹妹起先睁得圆圆的大眼睛,渐渐地就在歌谣声中变小,后来就变成一条排着黑黑睫毛的细缝儿了。妈便轻轻地放下她,拉着我走到院子里,准备干些活儿。

  我扯着妈的衣角,问:“老家蛋是啥呀?”妈就指着正大摇大摆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找吃食的几只灰褐色的小鸟儿,告诉我说:“就是这些家雀儿,也叫麻雀。”我继续问:“那它怎么有好几个名字呀?”妈刮一下我渗出细密汗珠的小鼻子,说:“这就像你有大名和小名一样,麻雀和家雀是大名,老家蛋是小名。”我则叫嚷:“我还要给它起个小名,就叫坏蛋,你看它多坏,它爹偷吃的东西还要赖它妈。我就不会像它那样,爹偷吃了我不赖妈,我是好蛋。”说完,我还讨好地往妈身上靠了靠,意思是想得到妈的表扬,可妈并没有满足我的愿望,只是笑笑便把我推开,说:“行啦,到一边玩儿去吧,别耽误我干活儿,一会儿你妹妹醒了,又干不成了。”

  妈去干她永远也干不完的活儿,我就蹲在地上看着依然大大方方满院子找食儿的老家蛋出神。

  院子里总是不断有老家蛋的身影,少则一只两只三只,多则一大群。人不靠近它,样子就很安静,一旦意识到人离它距离过近了,则会“突突”地飞起来,重新落在较远的地方,或索性飞上障子,再或落到树梢上,跳来跳去,嘴里不停地“喳喳喳”地叫着。

  从知道了老家蛋的歌谣,我就开始注意上了,农家土木结构的平房房檐下,总是不知具体在哪条椽子和细木条之间,就会有一个简陋的老家蛋的窝,说是窝,其实只不过是马鬃、头发、草屑胡乱集合成的一团,塞在椽子和墙壁以及做房盖儿的细木条中间。

  每年春天,稍微靠近房檐下,就能清晰地听到老家蛋“叽叽喳喳”吵架或交谈的声音,没出飞的小老家蛋也常“叽叽”地找妈妈。大人很讨厌老家蛋,尤其讨厌它们在房檐下掏成的窝,说是祸害房子。我常看见家里的大花猫,躬着腰,振动着白色的胡须,“咕噜咕噜”地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爬上房檐,可是,椽子间的缝隙太窄,它总是眼看着小老家蛋却鞭长莫及,急得直用锋利的爪子猛挠老家蛋窝的外部边缘。有的小老家蛋惊慌了,就会突然掉出来,结果就倒霉地成了老馋猫的口中肉腹中食。我很可怜那些倒霉的老家蛋。更有甚者,总有淘气的半大小子,去掏老家蛋的窝,白天偷蛋,到了晚上,就直取老家蛋。偷蛋的事很简单,被老家蛋发现,它也奈何不了什么,只能落在远处叫骂着而已。掏老家蛋窝可是有讲究的,老家蛋的眼睛在白天能观六路,可一旦到黑夜,用手电筒朝它们死死地照,它们就一动也不敢动,也不能动,只有束手就擒。再接下来就是倒霉透顶的老家蛋被淘小子们把玩戏弄。等这些做腻了,就索性摔死它,塞进刚做过饭的灶坑,埋进文火里烧,冒出来的先是焦煳的毛味儿,不一会儿就飘出来一股浓烈的肉香,折磨得蹲在灶台边等的孩子们直流口水。得说,在那个物质尤其匮乏的年代,偶尔弄来一些这鸟儿,也真能解解馋,何况那个年代,老家蛋也多,就是再怎么抓也没见少。

  等我上学了,才听说老家蛋曾被定为“四害”之一,理由是它们吃粮食。是的,它们的确喜欢吃粮食,每年秋天,庄稼地里的老家蛋都在不住嘴儿地啄粮食的颗粒。一听到人的动静,老家蛋呼啦啦惊飞的阵势,如跃动的千军万马呼啸而去。待到一切归于平静,便又会陆续杀将回来。放在家中场院里的粮食,也总是被纠缠着老家蛋的影子,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去。什么稻草人啊啥的,老家蛋才不信那份邪呢。

  凡此种种,老家蛋虽然有这些习性,可我却与很多人一样,觉得不能认为它是祸害,因为,它们不仅吃粮食,更吃那些危害粮食的害虫。老家蛋要是吃光了正在生长着的一棵秧苗上的害虫,保证秧苗健康成长,秋后打下的粮食,总会比被害虫咬死了不能成长了不能收获了强。据此推论,老家蛋吃些粮食也是应该的,就连我们智慧的人类,不也得吃了粮食才能再去生产粮食吗?为什么不能客观地看待生物链上一区区老家蛋呢?

  老家蛋并不比那些美丽的季候燕子逊色什么,相反它们更顽强更有韧性,不仅能熬过寒冬,挺过炎夏,更能顽强面对人的冷遇和袭击。

  可是,如今,不知是人类伤了老家蛋的心,使它们都逃离了,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是很少见到那曾经的呼啦啦的老家蛋群起飞的壮观景象了。

 
0
作者:贤哲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梁陶陶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