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一言一行总关情 携手共创文明城 美德贵在坚持 文明重在行动 低碳生活显活力 文明黑河展魅力 守护绿色家园 预防森林火灾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美文共赏
黑龙江回眸
//heihe.dbw.cn  2019-11-29 11:00:21

  黑河,已经成为中俄边境线上一座新兴的外向型口岸开放城市。她宛如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镶嵌在黑龙江边,缀挂在“天鹅”颈上。

  黑龙江是中俄两国的界江,是一段流动的历史。

  在界江江边有座新崛起的对外开放口岸城市——闻名遐迩的黑河市。城市规模虽然还不算大,但她的发展前景和现有的洁净靓丽,却令来过这里的人不能忘怀……

  我常常站在犹似巨龙蜿蜒的江堤上看风景:看对岸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的建筑风情,看界江里的风景,看黑河市的崛起……但往往由于心情不同,时间不同,视角焦点不同,所以每次看风景的内心感受也各有差异。

  每站在界江边看风景时,我常常想起著名翻译家、散文家、诗人卞之琳先生的诗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看风景,我每每把自己也看成一道风景了。

  早在四十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前来到这里实习。那时候,黑河市还叫瑷珲县,属黑河行政公署管辖。小城人口不多,大约几万人,街道全是土路。汽车在路上驶过时,都拖着一条长长的“黄尾巴”,将路人赶到远远的一边。来这里的人和这里的居民们常戏说:这里的街道,全是“扬灰水泥路”——晴天“扬灰”,雨天“水泥”。

  ——那时,这里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看好玩的。几条狭窄的街道,一眼矮矮的平房,深藏在一片僻静的绿色里。每到午后的五六点钟,屈指可数的几家商店早已关门打烊,街路上行人也是寥寥无几……

  时逢八月中秋,我们中文系的几个学生和系主任一起在界江里的船上,用歌声和笑语度过了这个多年难忘的传统节日。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晚,系主任半玩笑地问我们:“你们毕业后都谁愿意来这儿啊?支援边疆建设,很光荣的啊!”

  几个同学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只是咧嘴笑笑,谁也没出声。因为那时候“文革”还没宣布结束,神经都十分敏感,心灵也很脆弱,躲闪都怕不及,谁还愿意多说话呢!

  但我们在心里却都暗自嘀咕:就是去农村乡镇教学,也不来这个交通不便、边远蹩脚的地方啊!

  半个多月的实习,很快就结束了。这座边境小城,也远离了我们的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事情是说不准的呢?我们谁也不知道。

  命运是个很顽皮的怪物,总爱跟倔强的人开玩笑。

  由于生活上的原因,1985年春,我却迎着南下的滚滚热潮,逆流北上,调来这里工作。那时,时任党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刚来这里视察不久。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热了祖国大地,也吹热了这座边境小城。这里的土地和人心一样,也都炽热地萌动起来……

  因为工作单位离江边很近,每在工作休息时间,我和早先就居住在这里的同事一起,常去江边看看风景,沐浴一会儿江风,享受一会儿碧水蓝天送来的快乐。白天,看界江里来往的繁忙船只,看江鸥多姿多彩的翔飞,看对岸城市里的圆顶屋和蓝眼睛黄头发,看矗立在俄方界江边上的“大架子”(100多米高的电视塔);傍晚,则看对岸城市倒映在界江里的五彩灯光,旖旎流水,沐浴晚风的清爽。

  看那倒映在界江里的霓虹灯光,犹似站在大都市百货商场里的绸缎布匹类柜台前,让你尽享色彩的斑斓和温馨,尽情感受艳丽的愉悦和人生的美好。

  ——不看这些又去看什么呢?那时,黑河城内既没有超过七层高的楼房,没有歌舞厅,没有话吧网吧迪吧咖啡吧,也没有闭路电视。人,除了工作,总还得有个消闲娱乐、缓解工作压力、排解内心烦闷的去处啊!

  傍晚或是夜间,看界江里的灯光时,我最害怕的是回眸。因为我们这边,在对岸明亮灯光的对比下,总是显得昏暗许多。那回眸后的久久,总是令你感到心中有些压抑和沉重。所以我怕回眸,也不愿回眸。

  “黑河多咱也能像对岸城市那样就好啦!”黑河人和外来黑河的人,都热切地盼望着,期待着。

  这让我想起当时传播颇广的一则笑话:说是一个外来黑河的人,住在一家小旅馆里。因晚上没有什么好玩的去处,自己就在房间里独喝闷酒。他本来就有点喝高了,摸摸身上的香烟已经抽没,又顿时烟瘾发作,于是就借着酒兴走出旅馆去买香烟。当时正值大冬天滴水成冰的时候,地面嗖嗖地刮着冷风,天空又朦朦胧胧地下着小清雪儿,这黑灯瞎火的去哪里买香烟呢?他心想,凡是晚间开门营业的商店,一定是亮着灯的,就往最明亮的地方去找吧!出了旅馆,他站在大街上看到前边不远处很亮,于是就摇摇晃晃地大步朝前走去。

  深冬的界江,覆盖着一米多厚的冰,就像城市里的油渣路一样平坦。他醉眼蒙眬地觉得没走出多远,但却穿过了界江,跨越了国界线,走进了苏联的布拉戈维申斯克……

  他被苏联的边防军抓住了。苏联的边防兵都以为他是中国派过去的特务,于是就开始一遍遍的盘查。经过再三查问,才知道他确实是有点喝醉了,为买香烟才跨越这边境线的。对一个有些喝醉的邻国平民,又能怎么办?于是便在第三天上午,通过外事部门将他移交给我国……

  这是个听起来有些荒诞的笑话,但却也包含着几分尴尬和苦涩。

  改革开放的热潮,很快就令黑河热起来,火起来。黑河旋即成为祖国开发建设的一个大工地:被拆除废弃了40来年的北(安)黑(河)铁路修复通车;民航机场很快建成并投入使用;吞吐量达30多万吨的港口码头升级改造完成;为城市集中供热建设的第一、第二热电厂,相继完工并投入使用;居民们居住的板夹锯末、木刻楞和砖瓦平房,被有计划地一片片拆除;七八层、十几层、二十多层的高楼大厦一幢幢拔地而起;“晴天扬灰,雨天水泥”的街路一条条被拓宽,被硬化,路边还都栽上了树木花草;黑(河)大(连)、黑(河)呼(玛)公路升级改造相继完成;黑(河)加(加格达奇)、黑(河)嫩(江)公路的升级改造,也完工畅通;黑河市区段的江堤,也已浇筑成立壁式钢筋水泥护岸,堤顶面铺设上彩色釉面砖和人造大理石,并栽上了垂柳、青松和五颜六色的花卉,还设置上供游人歇脚小憩的条凳,成为市民和外来人观瞻俄罗斯风情,欣赏黑龙江风光,漫步休闲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沿江边开发建设的带状黑龙江公园,也已初具规模;大黑河岛上开展自由贸易的万米“国际商贸城”、五万米“中俄自由贸易城”里,熙攘着俄罗斯和全国各省市商人的匆匆脚步,流淌着黄头发蓝眼睛的惬意和笑声……

  一幢幢高楼大厦,高举着黑河改革开放的成果;一句句南腔北调的话语,歌颂着黑河的繁华;一座座颇具俄罗斯建筑特色的圆顶、尖顶楼房,绽放着特色的风韵美丽;一条条宽阔洁净的街路,延伸着黑河人的愿望;铁路、公路、水路、航空,立体交叉地伸展着黑河人的梦想;中俄黑龙江大桥已基本建成,只待剪彩开通;中俄跨黑龙江索道也即将建成开通……

  昔日的“万蹲公路”(一公里蹲一万蹲),已经成为笑谈;过去的遥远,已变为咫尺;往日的封闭落后,也早已走进枯黄的史话。现今在黑河出门,若乘飞机,当天就可到达北京、上海、广州、海口、深圳等地;坐火车,当日就可到达哈尔滨、长春、沈阳等东北各大城市。那出行的便捷感觉,可真的是“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啊!

  黑河,已经成为对俄罗斯边境贸易、易货贸易、旅游贸易的货物集散重地,成为欧亚洲经济贸易的桥头堡,成为中俄边境线上一座新兴的外向型口岸开放城市。她宛如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镶嵌在黑龙江边,缀挂在“天鹅”颈上。毛泽东主席在一首诗词中曾写道:“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我来黑河,虽然说仅三十几年的时间,但在人生感觉里,却只不过是个“转瞬”。而黑河巨大的惊人变化,却令世人瞩目。凡来黑河观光、考察、旅游、贸易,或是探亲访友的人,对黑河的快速发展和改革开放取得的显著成就,无不感叹:“黑河发展的真快!”“黑河真的很漂亮!”“黑河是个好地方!”——就连潇洒地走在黑河大街小巷里的俄罗斯人,也无不交口称赞:“黑河哈拉绍(好)!”“黑河欧钦哈拉绍(很好)!”

  现今,除了许多常年在黑河经商的俄罗斯商人外,俄罗斯的一些中老年人,也有不少在黑河买下了楼房,并全家搬来长居久住。尤其是黑河加入全国卫生文明城建设之后,黑河人人争做文明事、争当文明人的热潮,正在蓬勃潮起……

  黑河高起来了,黑河大起来了,黑河亮起来了,黑河也美起来了!黑河绿,黑河蓝,黑河的环境更空前!

  我还是常去江边,并且每每喜欢回眸。

郁竹摄

  特别是在傍晚的时候,站在界江边洁净靓丽的江堤上,看看当年曾经赞叹、艳羡过的对岸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再回眸看看黑河:那高耸的大楼和楼身间的彩灯,那从大厦缝隙和街路上流溢出来、迷离闪烁的霓虹灯光,那把整个市区装点得五彩缤纷、富丽堂皇、豪华气派的排排路灯,让你真如置身天上的街市。特别是黑龙江江堤护岸防浪墙上的彩灯,犹似一条长长的抵挡黑暗侵袭的光墙,顺江延伸着明亮的艳丽,让你在与对岸明显逊色的灯光对比中,感到自己也高大、强壮了许多,并下意识地挺耸起脊梁,从心底油然生发出阵阵喜悦和自豪……

  ——每逢此时,我都禁不住要从心底感叹:这崛起的一片片高楼大厦,旖旎明亮的缤纷灯光,是祖国的身影和人们的希望啊!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70周年之际,黑河人和外来黑河的人,都在默默地祝福:黑河明天一定更加美好!祖国明天一定更加繁荣昌盛!

 
作者:倪笑春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梁陶陶
黑河时政 更多>>
社会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