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一言一行总关情 携手共创文明城 美德贵在坚持 文明重在行动 低碳生活显活力 文明黑河展魅力 守护绿色家园 预防森林火灾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时空黑河
黑河东珠散记
//heihe.dbw.cn  2019-11-14 10:35:19

  在诸多清代宫廷戏中,剧中人物服饰精美,配饰的“东珠”光芒四射,让人感叹皇室的奢华。那么,什么是东珠,又产自哪里?和黑河、瑷珲究竟有多少关系呢?

  清代以前,黑河区域是女真人的故乡,这里湖泊密布,溪流纵横,鱼类资源丰富,盛产优质的东珠。东珠也称胡珠、大马蛤珠、蛤珠、大珠、美珠、紫珠、靺鞨珠等。明代以前,黑龙江、吉林一带产出的珍珠叫北珠,后因明王朝建都北京,此珠产于国都之东,所以改称“东珠”。东珠生于淡水的老蚌体内,珠泛银光,有白色、黄白色、淡黄色、灰黑色等颜色,大的东珠每颗可达半寸,重达二两。

  辽金以来,东珠是黑河重要的贡物,《金史》中就有朝廷到蒲峪路采珠的记载,蒲峪路古城在今天的北安市乌裕尔河南岸。明代有木里吉卫(今嫩江县)朝贡东珠的记录,木里吉卫指挥使教里奏称:“奴婢正德八年有朝士,上奴婢与境纳等件,升奴婢职事。今职事不升,境纳珍珠甲又不与,怎生可怜见,奏得皇帝知道”。官员教里发牢骚,说自己为朝廷进贡了东珠,可皇帝没有给提职,提醒皇帝别忘了这件事。

生于淡水的老蚌体内,一般育有多粒蚌珠。

  清代的东珠同貂皮、人参一样,由朝廷统一管理,严格禁止私采。孕育东珠的河蚌深居水底,有一大群河蚌保护,如同城垣一样,采珠人如果采捕不当,误入其中就会受伤。清代孙茂宽的《关东搜异录》介绍了采珠方法:“每年夏日,采珠人至,以坚木长杆拄入水中。其人缘杆而下,如能先将城中之大蛤蚌获住,其它群蛤皆伏不敢动,可以尽数获得。至岸,将蛤蚌剖开,由壳中取珠。”采珠人每年四月下江采珠,到八月结束,东珠“多在深渊,非没入水中不能取,且千百中,乃一得”,采到的东珠交由官府定价。乾隆皇帝东巡时,曾写《采珠行》咏东珠,诗云:“我来各欲献其技,水寒冻肌非所论。赐酒向火令一试,精神踊跃超常伦。秋江川湄澄见底,方诸月映光生新。威呼荡桨向深处,长绳投石牵船唇。入水取蚌载以至,剖划片片光如银。三色七彩亦时有,百难获一称奇珍。命罢旋教行赏赉,不觉安识真艰辛。世仆执役非蜑户,元稹何关譬海神。”

  据清代《打牲乌拉典志》记载,当时东北采珠的河流多达64条,其中“瑷珲所属有绰罗河、呼兰河、通肯河、西北河、吞河、多毕河、二批河、霍勒斌河、孙河、阿尔钦河、占河、呼玛尔河。黑龙江齐齐哈尔、墨尔根所属有妥新河、绰勒河、吉金河、雅勒河、阿伦河、努敏河、毕拉河、泽斐音河、胡俞尔河、甘河、达巴库哩河、固里河、嫩江源、那俞尔河、鄂多河、讷谟尔河。”这些河流在清代和民国时期,均归瑷珲副都统衙门和黑河道尹公署管辖。民国九年(1920年)《瑷珲县志》记载:“库玛尔河,自小兴安岭发源,流入黑龙江,距瑷珲县六百里。此河向产东珠,前清时代每值大婚之年,必先由乌拉总管派拨官兵到瑷,饬工司备舟裹粮抵库玛尔河捕珠,霜降以前必返乌拉总管衙门销差。”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直隶道员李树棠到瑷珲公务,路过嫩江时,听到了关于东珠的传闻,他说:“年前过墨尔根,闻诺尼(嫩江)诸江叉产珠,康熙年间布特哈乌拉岁有打珠船来采以贡。有珠之河水冷而急,以大船夹威呼(独木舟),植篙透底,数人持之,泅者负袋缘篙而下,得蚌满袋,盛威呼中,官督剖之,未成珠者,仍弃于水,私采之禁剧等参。”河蚌生长在水流湍急的冷水中,采珠人要沿着大木潜入河底,装满一袋背上来,由官员督看剖蚌采珠,没有长成的东珠要抛弃到河中。

  由于东珠的生长期漫长,再加上清代过度的采捕,导致东珠产量的枯竭。尤其清末民初黑龙江采金业的兴起,使区域内的原始河道遭到破坏,水质发生改变,对环境要求较高的河蚌生存受到了灭绝性打击。

  2018年初秋,我陪黑河地方文史学者祁学俊先生去大兴安岭地区考察,到了《瑷珲县志》记载盛产东珠的呼玛河畔。黑龙江中上游两岸和呼玛河流域曾经是隋唐时古室韦人的故乡,当时盛产大马哈鱼、鲇鱼,室韦人“衣皮食肉”。后来的鄂伦春人则以大马哈鱼为粮,并用其喂马。史料记载,大马哈鱼还是黑龙江将军萨布素抗俄的军粮。传说黑龙江的大马哈鱼最多时覆盖了整个江面,人竟然能够踩着鱼背过江。清代朱履中曾写诗专咏大马哈鱼,还用了唐太宗东征的典故,诗云:“海外鱼来亿万浮,逆流方口是鳑头。至今腹上留红印,曾说孤东入御舟。”

  如今,史书记载的河蚌、大马哈鱼等不仅在呼玛河基本绝迹,在黑龙江上游及其支流中也很少见。1980年版的《呼玛县志》中,有两段读来让人心酸的文字,“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县的呼玛河、宽河盛产大马哈鱼,每年秋分前后是捕捉大马哈鱼的旺季,捕捉工具主要有滚钩、渔叉。不论城镇或农村都能吃到大马哈鱼,而且价格低廉。最近二十年来,呼玛河、宽河每年捕捞大马哈鱼期,由于下游捕捞过多,到我县境内寥寥无几。”“盛产淡水鱼的盘古河、额木尔河、宽河、呼玛河上游,由于林业的开发,人口增多,管理不严,用炸药炸鱼,破坏了鱼源,捕捉的鱼量明显下降。”三十年前黑龙江上游区域的生态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今天,我们慨叹这里曾经发生的旧事,在古往今来的对比中,不禁多出几许遗憾和怀念。“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又到落雪时节,寒风萧瑟,这种读史感怀,对东珠、大马哈鱼、室韦人、打牲乌拉等历史深处的故国黍离之思,是宫廷戏所无法表达出来的。

 
作者:刘城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梁陶陶
黑河时政 更多>>
社会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