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快讯:
巩固发展创卫成果,携手共建“北国养生福地”新黑河。 开展机关作风整顿 弘扬践行新风正气。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国内要闻
建军全纪录
http://heihe.dbw.cn  2017-08-02 10:02:26
黑河日报手机报 权威的视角 丰富的内容
周一至周五 每天以彩信形式发送
订阅方式:移动用户编辑短信HHRB发送到10658333,根据提示回复Y即可。

建军全纪录

——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南昌,人民军队诞生的地方。

  在这座有着“英雄城”美誉的城市街头,以“八一”命名的地方随处可见:八一广场、八一公园、八一大道、八一起义纪念碑……这一切,都源于90年前8月1日发生在这里的一次影响深远的武装起义。

  这个日子,后来被确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

  关于这次起义的若干细节,早已浓缩在新中国成立后被开辟为“八一起义纪念馆”的江西大旅社之内——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建筑,当时是起义军的总指挥部。

  光影散落,一件件馆藏沉默如雷;岁月如歌,一幕幕往事历久弥新。

  今天,让我们再次回望那段可歌可泣的风雨路,追寻这支军队从新生到命名的建军史。

新生

  1927年的古城南昌,人口只有10多万。

  8月1日凌晨2时从城内传出的清脆枪声,划破了寂静夜空,影响了整个中国。它标志着刚刚诞生6年多的中国共产党在遭受血腥屠杀之后,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从1926年开始,中国政坛上两支新兴的力量——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北伐。可就在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之际,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6万党员的中国共产党,仅仅三四个月后就锐减至不足万人。

  血的教训,擦亮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眼睛:没有革命的武装就无法对付武装的反革命。

  起义地点选择在南昌,是因为当时中国共产党能够掌握和影响的武装力量大都聚集在武汉至九江的长江沿线。并且,国民革命军第3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长是共产党人朱德。

  策动和领导起义的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成为新中国第一任总理的周恩来。贺龙被任命为起义军代总指挥,叶挺为前敌总指挥——前者因“两把菜刀拉起一支队伍”而闻名,后者以北伐“铁军”屡战屡胜而名扬。

  此时,中国共产党人还没有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经验,有过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留学经历的“川中名将”刘伯承被周恩来选中协助贺龙拟制起义计划。

  1927年7月28日,周恩来就起义计划询问贺龙意见。贺龙说,完全听共产党的命令,党要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周恩来说,共产党对你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党的前委委任你为起义军总指挥!

  此时的南昌及其近郊只有国民党朱培德的国民革命军第5方面军警备团等。因为身着相同的军服,起义军在脖子上系上醒目的红布条以示区别。

  战斗过程有惊无险。以“山河统一”为口令的起义军,仅用了4个多小时就肃清了南昌城内的守军。当周恩来在欢呼的人群中走向旧江西省政府的西花厅时——谁也不会想到,22年后,这位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者会在北京中南海同一地名的居所里,开始主持新中国的政府工作。

  南昌起义诞新军,喜庆工农始有兵。参加过南昌起义的百岁老人彭猗兰生前回忆,1927年8月1日的早晨,南昌的街头几乎还和往常一样,许多店铺照常营业,只有满城的标语和飘扬的红旗,提醒人们昨夜发生了大事。

  南昌枪声,震惊天下。势力强大的反动军队四面扑来,起义军被迫撤离南昌,9月下旬在广东北部大埔县三河坝兵分两路,主力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率领开赴广东南部的潮汕地区,余部4000余人由朱德带领留守当地阻击敌军。经过一次次苦战,主力军在潮汕失败,朱德手下也仅存800余人,师以上干部只剩朱德一人。

  危急关头,朱德在全体人员大会上说:“大家一定要看清革命的前途,不要被暂时的黑暗和困难所吓倒。俄国在1905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1917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遮不住光明……”

  南昌起义部队最终保存下了这800壮士。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授衔,在10位元帅中,直接和间接参与南昌起义的有8位,他们是:朱德、刘伯承、贺龙、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林彪,其中3人就出自这最后800人之中。

  “南昌起义,宣告了党领导下的一支新型人民军队的诞生。”军史专家徐焰说,它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由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在历史的天空中划出一条与以往任何一支军队迥然不同的轨迹。

铸魂

  三湾,江西永新县一个万木苍翠、群山环抱的小山村。

  就在朱德率南昌起义余部艰难转战前,毛泽东在湖南与江西交界处发动了秋收起义。然而,部队在攻打平江、浏阳等县城时,遭遇失败,总指挥牺牲,近万人马只剩下不足千人。

  毛泽东率部向江西境内的罗霄山脉中段转移。这是一次沉重的行军:指挥员不断牺牲,伤员持续增加;更严重的是,部队精神不振,纪律松弛,一些长官仍像旧军队一样打骂士兵,掉队、离队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团、营甚至到了官多兵少、枪多人少的地步。

  重重困难考验着当时只有34岁的毛泽东。他首先需要面对的是如何解决这支笼罩着失败情绪的涣散队伍。

  1927年9月29日晚,毛泽东在三湾村召开中共前敌委员会扩大会议,决定对部队实行整顿和改编:部队缩编为一个团,团、营建立党委,支部建在连上,设立党代表;实行民主制度,连队建立士兵委员会……

  这,就是在人民军队建设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三湾改编。

  改编后的部队凝聚力、战斗力空前提高。1928年初,后来曾任共和国开国上将的宋任穷,被毛泽东委任为连党代表,参与改造在井冈山占山为王的袁文才、王佐队伍。年仅19岁的宋任穷和其他共产党员一起,很快使这些昔日的绿林豪杰转变为具有高度觉悟和组织纪律的战士。这其中的原因,正如毛泽东后来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所指出的:“‘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1928年4月,朱德率部与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他们的队伍被称作“朱毛”红军,有一段时期,“朱毛”竟被外界误传为一人。

  随后,全国各地武装起义诞生的工农革命军相继改称“红军”。红军,这个源于苏联红军的名字,从此成了土地革命时期人民军队的统一称号。

  三湾改编创立了党领导军队的崭新制度。然而,使这一制度以决议的形式正式确定下来,还经历了一番风风雨雨。

  1929年12月28日,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一个祠堂里,红四军召开第九次党代会——史称“古田会议”。

  会议一致通过了毛泽东主持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第一次以决议的形式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使听党的话、跟党走成为官兵的崇高追求和必胜信念;第一次以决议的形式规定了军队的性质、宗旨和任务,解决了红军“为谁当兵、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基本问题;第一次以决议的形式阐明了军事与政治的关系,军事机关与政治机关的关系,奠定了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重要地位……

  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勇敢地迈出了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铿锵步伐。

  “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中国共产党逐步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和制度。”回顾人民军队90年光辉历程,军史专家肖裕声说,“自从血脉中注入了党的基因,人民军队的面貌焕然一新。”

  1931年,也就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第10个年头,中国共产党人在江西瑞金建立了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决定,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也从此成为人民军队的建军节。

淬火

  1936年8月,美国记者斯诺在延安采访了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14个月后,他的《红星照耀中国》一经出版,就轰动世界。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看过此书后,3次约见这位与红军将领们打过交道的年轻人。

  斯诺在书中称长征为人类精神坚定无畏的丰碑。他写到:“这些人当兵不只是为了有个饭碗,这些青年为了胜利而甘于送命。他们是人,是疯子,还是神?”

  当时的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在长征途中,斯诺见到的是刚刚经历过长征到达陕北的中央红军。这支队伍翻越了18座山脉,其中5座经年被雪覆盖;跨越了24条大河,历经12省25000华里,几乎每天都有一场遭遇战……

  在事关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湘江战役中,担负总后卫的红34师在师长陈树湘的率领下,与十几倍于自己的敌人殊死激战4天5夜,鲜血染红了滔滔江水。

  开国中将韩伟在回忆录《红34师浴血奋战湘江之侧》中曾这样记述:“弹药打光了,红军指战员就用刺刀、枪托与冲上来的敌人拼杀,直杀得敌人尸横遍野。我团一营有位福建籍连长,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肠子被敌人炮弹炸了出来,仍带领全连战斗。阵地上空炮火横飞,山上的松树烧得只剩下枝杆,但同志们仍英勇坚守阵地,顽强战斗。”

  率部突围时,陈树湘不幸伤重被俘。押送途中,他趁敌不备,以惊人的毅力从伤口处掏出肠子,用力绞断,壮烈牺牲,年仅29岁……

  湘江一役,长征出发时8万余人的中央红军,仅剩下3万余人。

  1935年遵义会议后,毛泽东重获军事指挥权,在他高超的指挥艺术下,尽管险境中的红军从此摆脱了危机,但长征途中依然有数不尽的艰难困苦:前有地方军阀的堵截,后有国民党部队的追击,每天天上几十架飞机盘旋轰炸……

  就在毛泽东指挥3万红军摆脱国民党40万重兵追剿、在贵州高原上演他一生中最为得意的“四渡赤水”后,雪山草地又挡在了这支衣衫褴褛、缺吃少弹的队伍面前。

  “草地绵延数百里,渺无人烟,沼泽遍布。我们呢,能吃的都在肚子里,能穿的都在身上,缺衣少吃,无医无药,每天都有战友牺牲……”98岁的老红军张文说,“虽然80多年过去了,但我永远记得长征路上的大哥大姐们,他们中许多人在行军、战斗中倒下了!”

  据保守统计,至少有1万名红军因为饥饿、寒冷、疾病倒在了四川西部的大雪山上和纵横五百里、充满毒素的水草地里。

  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一旦胸中的火焰被理想点燃,纵是千难万险,也无法阻挡这些脚穿草鞋的红军将士。

  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转战乌蒙山、激战嘉陵江、血战独树镇……据统计,各路红军在漫漫征途中同敌人共进行了600余次战役战斗,跨越了近百条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险峰,创造了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史诗。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1936年10月,当几路九死一生的长征队伍最终在中国西北会师的时候,红军的数量由30余万人减到4万余人。牺牲者的名单上,包括422名营以上干部,其中有8名军以上干部、80多名师以上干部,以及更多的无名烈士。

  “长征,意味着壮烈的牺牲、辉煌的胜利和精神的崛起,也塑造了这支军队的性格、底蕴和气质。”军史专家徐占权说,只有理解长征、理解长征精神,才能更好地理解人民军队、理解这支军队的精神。

砥柱

  “长征是革命战争史上伟大的史诗,而且不仅于此。”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的第3年,来到延安采访的另一位外国记者史沫特莱在书中这样写道:长征已经完成,红军正在继续创造历史。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刚刚结束长征的中国共产党人以民族大义为重,抛弃前嫌,团结国民党共御外侮。

  8月22日,在陕甘宁边区的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任总指挥。下辖3个师的师长分别为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的林彪、贺龙、刘伯承。

  两个月后,在主力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8省坚持了3年游击战的游击队员走出深山野林,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南昌起义时的前敌总指挥叶挺任军长。

  用国民党的军帽取代红军的八角帽,许多红军战士一时难以接受。在陕西三原召开的129师抗日誓师大会上,滂沱大雨中,刘伯承第一个戴上缀着青天白日徽的黄帽子:“为了救国,让我们暂时和红五星告别吧……”

  “一旦强虏寇边疆,慷慨悲歌奔战场。”当数十万众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华北抗战发生危机的时刻,尚未改编就绪的八路军,毅然东渡黄河,开赴华北,直接对日作战。

  在平型关,八路军第115师伏击日军精锐板垣第5师团,打破了所谓“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在雁门关,第120师转战南北,杀伤日军500余人,击毁日军大量汽车、坦克和装甲车;

  在阳明堡,第129师一部夜袭日军机场,击毁敌机20余架,囤聚山西的日寇一时失去了空中突击力量,不得不分兵防御后方;

  ……

  全面侵华之初,日军并未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支人数不足4万、不少士兵甚至还没有一支枪的队伍视为对手。

  “几仗下来,小鬼子就都知道戴斗笠的八路不好惹了。”老红军夏精才曾回忆,从南方长征过来的红军多数有戴斗笠的习惯,没想到这竟成了令鬼子惧怕的标志,“我们虽然缺少武器,但个个不怕死。”

  当华北正面战场整师整团的国民党军队潮水般溃退时,1937年11月上旬,毛泽东又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到敌人后方去!

  1939年11月,八路军设伏黄土岭,一举歼灭日军独立第2混成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以下900余人,让这位所谓的“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到堡垒密集的敌后作战,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战法。”军史专家罗焕章说,仅1940年到1942年间,抗击了侵华日军三分之二以上、伪军90%以上的共产党武装,就损失惨重。

  这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在欧洲全面展开。在世界各主要战场,法西斯军队长驱直入,狼烟滚滚,如入无人之境。

  而在中国华北,八路军以100多个团20万精兵,发起了大规模的战略性进攻战役——百团大战,共歼灭日伪军近4万人,人心大振。

  1942年5月25日,日军重兵包围了位于山西辽县的八路军总部,副参谋长左权以身殉国,年仅37岁。这位长征路上的红一军团参谋长,是抗战期间八路军牺牲的最高将领。

  “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来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多年来,左权将军唯一的女儿左太北,每每读起父亲生前留下的家信,都忍不住热泪盈眶,“父亲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把日本侵略者从中国赶出去……”

  挺身担大义,砥柱傲中流。

  在这场事关民族生死存亡的抵御侵略的战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以伤亡60余万人的代价,共歼灭日伪军171.4万人,建立了遍及19个省区的抗日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的人民军队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命名

  1945年8月28日,日本无条件投降仅仅过去13天,毛泽东便离开延安前往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商讨国内和平。

  毛泽东在重庆住了43天,在共产党做出有原则的让步后,1945年10月10日,国共双方签订了关于和平建国、避免内战的《双十协定》。

  然而,这来之不易的一纸协议仍无法满足蒋介石的独裁野心。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向共产党中原解放区大举进攻——一场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内战全面爆发。

  渴望和平的中国共产党人不得不被迫直面战争。同日,中原军区部队分南北两路向西突围——解放战争的序幕就此拉开。

  此时,国民党统治着中国四分之三以上的地区和3亿以上的人口,共产党的解放区只有1亿多人口;国民党军达430余万,共产党总兵力只有120多万人。

  面对敌人的猖狂进攻,毛泽东坚定指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迅速制定了新的作战方针: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

  在这一方针指导下,共产党军队依托解放区的有利条件,在大步进退中调动敌人,取得歼敌70万余人的重大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全面进攻。

  1947年8月,中原腹地,刘伯承、邓小平率领十几万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

  非凡之人的非凡之举,吹响了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号角。随后,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一场场震撼世界的战略大决战在东北、华东、华北相继展开。

  由战略防御到战略进攻,由内线作战到外线作战,其意义正如后来毛泽东指出的那样:“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

  号角声中,也逐渐诞生了“人民解放军”这一人民军队沿用至今的称谓。

  194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作出《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称谓在全军开始统一使用。

  1949年10月1日,随着共产党的“小米加步枪”最终战胜了国民党的“飞机加大炮”,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宣告成立。

  这一天,距离南昌起义22年零2个月……

  “在中国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了祖国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前赴后继,写下了不朽的篇章,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军史专家李泉说。

  历史,已永远铭记这支军队的苦难与辉煌!

  历史,正深情注视这支军队的光荣与梦想!

  新华社北京7月31日电

 
作者:王玉山 王经国 梅世雄 梅常伟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安静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